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悠悠的博客

执著耕耘·寻求共鸣·收获快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遨游,以文会友真诚交流、寻求共鸣尽享快乐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荐赏】自己做主的舌头  

2012-09-01 17:20:52|  分类: 文海采风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闻一多先生曾在《掌声与决议》中写道:“看多了苏联历史上的档案,掌声两字在我眼前出现的次数如此频繁……领导人讲话的记录稿上,到处都是掌声。每一段甚至每隔几句都用黑体字注明掌声。尤其领导人发出呼吁、喊口号或讲话结束时,那就是“经久不息的掌声”,“暴风雨般的掌声”,全场起立,高喊乌拉,经久不息的掌声!……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,这里的掌声并不是两掌相击发出的声音。在这许许多多而又雷同的会议上,掌声成了一种工具,或者说是一种工具发出的声音。”

  绝对的权力需要绝对的“拥护”作底气,绝对的统摄需要绝对的“一致”作护身符。这经久不息、暴风雨般的掌声,所承载的不是别的,正是虚假的肥皂泡真理,泡泡吹出的满分。

  可政治家们偏偏迷信这种圆满,迷信这虚构的蜃景,迷信这荒唐的民意测试。他要看到一张张雷同的答卷,填满预期的“标准答案”——那答案从不保密,更无须动脑筋,只要懂点利害常识和为臣之道即可。

  虽然此掌声与心灵无关,全然如工具所为,类似于蜂箱、扩音器和电子合成的音效,但他们要的就是这阵势,这排山倒海般的群啸和震耳欲聋的音量,令之陶醉不已,除了壮胆,更为唬人,震慑异己。

  在泡沫环境中,灵魂的视力最差,仿佛洗衣机里的衣物,彼此难辩,没有方向、形状和颜色……你很难想象,在同一地点,单就欢腾程序和分贝值,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、二十二大上所迎接的掌声,与斯大林消受几十年的“经久不息”和“暴风雨般”有何二致?

  作曲家肖斯塔科维奇的自传《见证》中有个细节,关于他的一位女同事——钢琴家尤金娜。其英勇使之堪称“活着的烈士”,她是个传奇,她创造了一个敢死队员不死的奇迹。

  据说斯大林被发现呼吸停止时,唱机上还放着尤金娜演奏的“莫扎特协奏曲”,这是他最后的聆听。领袖本人极喜爱尢金娜的作品,称赞她是天才,为感谢那双奇妙的手对领袖耳朵的满足,曾派人送去一个纸袋,里面装着两万卢布。很快,尤金娜回了信:“谢谢您的帮助,约瑟夫·维萨里昂诺维奇,我将日夜为您祈祷,求主原谅您在国家和人们面前犯下的罪。主是仁慈的,他会原谅您。我把钱给了我所参加的教会。”

  这封信抵达了斯大林的病房,上帝以为再为听不到尤金娜的琴声了。谁知,领袖看完后默默放到一边,没下达任何指令。

  尤金娜竟在领袖死后还活着,或许仅仅因为,在对方眼里,她那条小命远远抵不上她那双手——那双手对于领袖的耳朵实在太重要了。她以“人”的名义,解放了自己的舌头。

  让人成为真正的人,让舌头成为独立的舌头,自己做主的舌头——而非和压舌板叠在一起的舌头。亲爱的人,伸出你的舌头看看吧。宁肯不要舌头,宁肯空空荡荡…… 

 (本文摘自《读者》2012——13期  作者:王开岭) 

 转载此文,笔者想起著名剧作家苏叔阳先生在谈及话剧创作时的经典论述:话剧是“人说话,说人话”。说话是舌之基本功能,试想,如果把这六字与社会联系起来,社会或许会多些和谐安定,少些纷乱喧嚣;和生活联系起来,生活或许会多一分阳光坦荡,少一分阴霾猥琐;和文字联系起来,网络文海或许会多一些厚重质朴,少一些浅薄卖弄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5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